2020年年度总结

前言

古人云“事以密成,语以泄败”1,现代心理学也有研究表明,说出口的愿望更不容易实现2。因此当暗淡蓝点3公转一周,我的同类大都在宣布新年愿望或计划之时,我却要不合群地写总结。本文是我的 2020 年业余时间总结。

写作

下表统计了过去三年中每年所写的不同类型博客文章的数量。

类别 2020 2019 2018
技术 2 13 7
小说 2 1 2
读后感 4 2 1
思考与总结 1 4 3
合计 9 20 13

从上表可以看出 2020 年写的博文数量明显比过去两年要少,主要是技术类文章数量骤降。这有两个原因:一是新工作4比以前要忙,业余时间更少;二是我对小说创作的兴趣日渐浓厚,终于决定要付诸行动。在过去一年中,我阅读了大量(与以前相比)小说,在 5 月时较为潦草地创作了一篇短篇小说,向某杂志社投稿后被拒稿。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,我又在 10 月和 11 月花费了接近 40 小时的业余时间非常认真地、竭我所能地创作了一篇短篇小说,给同一家杂志社投稿,结果又被拒稿。可见目前我的小说写作水平尚未达到能在杂志发表的水平。

编程

业余时间写的代码几乎都在 Github 上,因此 Github 的 contributions 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业余编程的多少。下表是过去几年我的 Github contributions 统计。

年份 contributions
2016 47
2017 4
2018 92
2019 34
2020 226

2020 年的 contributions 比 2016 年至 2019 年 4 年里的 contributions 之和还要多。可见 2020 年业余时间我写了不少代码。

主要完成了两个项目。第一个项目是在更换工作的间隙里花了点时间实现的名为 pekja 的 SRC 情报收集管理系统。但入职后新工作很快便让我对此项目失去了兴趣,不再维护。

第二个项目是八月和九月里耗时超过 70 小时写成的一个用于记录个人业余时间使用情况的网站 Timehub。写这个网站是因为我想要详细地记录业余时间使用情况,以便回顾和审视。但现有产品都不完全符合我的需求,于是便决定自己动手实现。由于从未做过任何推广,网站已经上线三个多月了,仍只有个位数的用户。

阅读

下表统计了过去三年中每年阅读的图书数量,单位:本。

年份 读书数量
2018 7
2019 7
2020 17

今年阅读的图书的数量比去年和前年之和还要多。之所以读了这么多书,主要得感谢一个叫做微信读书的产品,在每天吃午饭和晚饭时,它都勤勤恳恳地为我朗读书籍。其次还得感谢海信集团,它推出的墨水屏手机让我可以方便地、长时间地、更护眼地阅读那些不适宜朗读的书籍(事实上,几乎只有小说适合边吃饭边听)。

也很感谢微信的青少年模式。在今年,我曾沉迷于一个叫做知乎热榜的微信小程序。当我的心神不被工作占据时,总是忍不住要打开它看看其中的内容,就如同一个瘾君子总是忍不住要吸毒一样。我浪费了很多时间在它上面,有时甚至会严重推迟入睡时间。我清楚地知道知乎热榜中没有多少有价值的信息,可我无法控制自己。于是我一遍又一遍地删除这个小程序,又一遍又一遍地将它添加回来。这让我陷入到了痛苦之中。我的意志力在同类精心设计的圈套面前不堪一击。我早就用浏览器扩展屏蔽了搜索引擎结果中的 *.zhihu.com,好让自己远离时间黑洞,但微信并不支持第三方插件,而我暂时也不太可能直接卸载微信。毫无办法,我只能任由这只怪兽肆无忌惮地吞噬我的时间。有大约两个月,我生活在这样地痛苦中。解救我的是微信团队,他们仿佛听到了我内心深处的呼唤,及时上线了青少年模式。这柄利刃在亮剑的一瞬便彻底地杀死了以时间为食的怪兽——开启青少年模式后,我只能使用事先设置好的几个小程序,知乎热榜显然不在其中。

我虽已成年,但微信仍然需要开启青少年模式;我早已毕业,但手机仍然处于学生模式。这似乎表明不仅孩子需要被管束,成人也需要。可成年人该由谁来管束呢?若是由政府来管束,便是一部反乌托邦小说。

跑步

全年竟然只跑了不到 30 公里!这是在写这篇总结之前我未曾意识到的。历年跑步总里程数统计如下表所示,单位:公里。

年份 里程
2016 389.29
2017 333.75
2018 135.39
2019 112.78
2020 28.44

大部分跑步发生在 9 月份,那时天高气爽,冷热适宜,疫情也较为平息。工作日的晚上,我会在公司所在园区跑步,每次跑大约 2 公里。园区遍植草木,虫鸣鸟叫之声不绝于耳,又无车马喧哗,周围的建筑也布满岁月的痕迹,颇有一种仍在大学中跑步的感觉。而到了 10 月,气温骤降,懒惰以寒冷为借口战胜了勤奋,我便再也没有跑过步。

渗透

最开始的计划是每周末花几个小时的时间渗透一台靶机做为练习。但我很快发现自己的业余时间是如此至少,想做的事情是如此之多,又有大量的业余时间被浪费。加之这个项目的优先级不高,所以一年下来,我竟然只完成了一台靶机的渗透。

年份 主机数量
2018 1
2019 29
2020 1

挖洞

今年未能实现去年总结5中写的“希望在 2020 年可以实现 0 的突破”。

年份 漏洞数量
2018 0
2019 0
2020 0

证书

今年未获得任何证书。

年份 证书数量
2018 2
2019 1
2020 0

其他

除了上述内容,2020 年我在业余时间还干了以下事情:

  • 从深圳搬家到北京;
  • 离开深圳前和几个前同事聚餐一次;
  • 在北京和表哥表嫂聚餐一次;
  • 看了一些电影和动画片;

总结

回顾今年,做了一些事情,也还有许多事情没来得及做,一年的时间就已永远消逝。正如歌词中写的那样,时间是多么让人猝不及防6

我现在 25 岁,大约已经度过了自己人生的三分之一7,每每想到此处,就感到时间紧迫。迷信的人也许忌讳在新年谈论生死,但我赞同海德格尔的观点,只有在面向死亡的心境中,人才能体验到存在的全部含义。

对死亡的预见为每一种选择注入了存在的紧迫感、责任感。这种紧迫感、责任感会使人在每一个决定的时刻用自己的整个存在去确认自己、选择自身。8


  1. 《韩非子·说难》:“夫事以密成,语以泄败。未必其身泄之也,而语及所匿之事,如此者身危。” ↩︎
  2. Gollwitzer, P. M., Sheeran, P., Michalski, V., & Seifert, A. E. (2009). When intentions go public: Does social reality widen the intention-behavior gap? Psychological Science, 20, 612-618. ↩︎
  3. 暗淡蓝点即地球。1990 年 2 月 14 日距离地球 64 亿公里外的旅行者 1 号拍摄了一张地球照片,照片中地球仅有 0.12 像素大小,这张照片被命名为“暗淡蓝点”(Pale Blue Dot)。美国著名天文学家卡尔·萨根博士因而得到灵感,写成了《暗淡蓝点:展望人类的太空家园》(Pale Blue Dot: A Vision of the Human Future in Space)一书。 ↩︎
  4. 我在 2020 年 3 月时更换了工作,离开了深圳的某网络通信设备制造企业,进入了北京的某信息安全公司。 ↩︎
  5. 去年的总结见《2019年年度总结》。 ↩︎
  6. 歌曲《岁月神偷》中有一句歌词是“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”。 ↩︎
  7. 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的《2019年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》,2019 年我国居民人均预期寿命为 77.3 岁。25 除以 77.3 约等于 1/3。在这个计算中,没有考虑因生命科学和医学等的发展而带来的寿命提升。 ↩︎
  8. 姚大志.现代西方哲学[M].北京: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,2015.73~74 ↩︎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19 − 9 =